引力播 家在蘇州 微博 微信
項城到香港物流 要聞 民生 社會 理論 時評 文化 教育 旅遊 娛樂 體育 圖聞 專題 工業園區

當感染新冠住院62天的邁克爾收到112萬美元的天價賬單,當普通美國人因擔心交不起高昂費用而拒絕接受醫療……美國醫療體系在疫情這面“放大鏡”下,徹底暴露了服務資本、“綁架”美國人生命的本質。

與歐洲、日本等發達經濟體普遍建立覆蓋全民的社會醫保制度不同,美國實行商業醫療保險與政府醫療保險的混合制度。前者大概涵蓋53%的人口,後者大約覆蓋38%的人口,還有約9%的美國人沒有保險。可見,美國醫療資源分佈以市場為主、政府為輔。醫生、保險公司、藥廠、醫藥保險管理機構等羣體既競爭又相互勾結,普通美國人乃至國家財富都成為它們博弈的犧牲品。

根據美國國家統計局數據,2019年美國醫療支出接近3.6萬億美元,佔GDP比重約18%,遠超其他發達國家。然而,美國人的平均預期壽命卻低於經合組織其他25個成員國。

覆蓋少、投入高、成效低——對於廣受詬病的美國醫療體系,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教授凱斯和迪頓在《絕望之死和資本主義的未來》一書中指出:美國的醫療行業並不是為了增進民眾的健康而存在,而是更擅長增進醫療服務者的財富。顯然,過度市場化以及政府監管缺失,使得美國醫療體系成為資本逐利的戰場。

這其中最明顯的表現就是,由於幾家大型製藥企業壟斷藥品市場,美國成為世界上藥價最高的國家之一。白宮前高級顧問伊齊基爾·伊曼紐爾指出,“美國佔世界人口總量的不到5%,卻支付了世界藥品銷售價格的50%”。美國公共衞生非營利組織凱瑟爾家族基金會數據顯示,至少1900萬美國成年人因國內藥價過高而不得不去加拿大或墨西哥等國買藥。

醫療服務價格更為誇張。據2017年《國際醫療價格比較報告》,以闌尾切除術為例,英國的費用為3050美元,而美國的平均價格達1.3萬美元。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,據凱瑟爾家族基金會的分析,即便有醫療保險,沒有併發症的新冠病毒感染者平均也要支付大約9800美元的治療費用,如果有併發症,費用將超出2萬美元。正因此,民調顯示,美國每11人就有1人因新冠治療昂貴而拒絕就醫。

更不要提還有近2800萬的美國人處於醫保“盲區”。由於大多數美國人的商業醫療保險由僱主提供,新冠疫情導致大量失去工作的民眾同時失去了保險。對於他們來説,聽天由命似乎成為面臨疾病的唯一選擇。

醫保體系已經成為影響美國競爭力的一個蛀蟲——“股神”巴菲特的這句評價,代表了美國相當一部分人的看法。然而,迄今美國醫改仍步履維艱,這背後的原因耐人尋味。

一方面,政治極化加劇了美國兩黨在醫改立法上的分歧。比如,對於奧巴馬時期推出的《平價醫療法案》,現任美國政府上台後即進行修改,將“強制投保”又變成“自願投保”。另一方面,當普通美國人苦於高昂的醫療費之時,利益集團卻在看不見的地方一擲千金。

據美媒報道,美國醫療行業擁有年度花費約5億美元、全美規模最大的遊説團隊。在2020年競選活動中,美國製藥行業就向議員們捐贈了750萬美元。

在美國,相關利益集團將賺取的利潤用作政治獻金,遊説醫療立法及相關政策走向符合自身利益,以此獲得更高的利潤,這已經形成一個難以撼動的閉環。而這正是無論美國兩黨誰上台執政,都不願對醫療體系做刮骨療傷式改革的重要原因。

只要美國金錢政治的內核不改,普通美國人乃至整個國家利益都不可避免地遭到醫療體系“蛀蟲”的蠶食。這何嘗不是一出資本逐利導演的“美國悲劇”?(國際鋭評評論員)

聲明:所有來源為“蘇州日報”、“姑蘇晚報”、“城市商報”和“蘇州新聞網”的內容信息,未經本網許可,不得轉載!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等信息,內容均來源於網絡,並不代表本網觀點,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。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,請與我們聯繫,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。
體驗蘇式年味 留蘇過大年
氣温坐上“過山車”
商家600碗愛心粥送居民
扎堆檢修保養車輛
另一種方式賞“園林”
大“帽子”